不愁

这里不愁,可以叫我咩咩啦。唔(ฅ>ω<*ฅ)平时挺懒有点小任性,请大度包容哟mua~

糟糕,是心动的感觉

舅舅阿,你在哪里啊啊,心情复杂wwww。
江澄:“gay里gay气的!我不过来。”
蓝曦臣:“来嘛,晚吟。”
魏无羡:“略略略,晚吟你这个基佬紫还好意思说。”
蓝忘机(抱紧魏无羡)

早安吻

  默苍离伸了一个懒腰,从床上悠悠坐起。身旁的杏花君还在熟睡,若是平常杏花君早就起来做好早饭喊默苍离起来吃饭了。但杏花君在仙山脚下出诊多日才归,孔子曰:“食色本性也。”默苍离本着严格遵守圣人训,便和杏花君玩过火了。
  导致杏花君迟迟未醒,身上青青紫紫,脸上还是一抹未退下的潮红。默苍离披上外衣,准备给杏花君做早餐。过了五分钟,伴随着轰一声,默苍离默默退了出来,留下厨房一片狼藉,还有宛如黑炭的墙壁。
  默苍离又回到了床上,杏花君迷迷糊糊间半睁开眼眶下意识:“唔。”盯着杏花君微微张开的薄唇,默苍离轻轻喊了声:“杏花。”杏花君恼怒:“麦要叫……唔……嗯。”默苍离吻向杏花君,舌尖轻轻勾起,宛若游龙相缠。
  事后杏花君好不容易下床,待看到厨房后他掏出算盘扔到默苍离面前。
  来串门的俏如来好奇:“师傅你为什么要把算盘垫在腿下。”默苍离瞥了一眼杏花君:“因为……爱吧。”

来追我呀来追我呀(欢脱多cp向)

  某日,晓星尘左手牵着咬着糖葫芦的阿菁,右手挽着眉眼冷峻但眼底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的自家道侣宋岚目睹了饶为有趣的一幕。
  夷陵老祖魏无羡跑在最前面对身后的含光君蓝忘机笑嘻嘻:“蓝二哥哥,快来追我呀。”蓝忘机嘴角勾起一个弧度追了上去,江澄甩着紫电没穿外袍追在蓝忘机后面大声呵道:“别跑魏婴,你这带坏风气的死gay快给我站住!”温柔的蓝大哥哥蓝曦臣拿着江澄的外袍追着江澄:“晚吟晚吟,快穿上外袍,会着凉的。”金光瑶追着蓝曦臣:“二哥二哥,等等我。”聂明玦紧跟其后,聂怀桑委屈巴巴追着聂明玦:“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阿哇啊啊啊!”与蓝思追闹了别扭的金凌追在聂怀桑后面朝江澄远远喊道:“舅舅,我要回家!”蓝思追跟在后面:“我晚上真的很节制阿。”鬼将军温宁抱着一本书追着蓝思追,只见那书封面上写着“哄妻秘籍”。小苹果和仙子不知所措的追着各自的主人。
  忽然,仙子汪汪叫了几声。魏无羡立马扑上蓝忘机:“救命阿蓝湛,有狗阿!”蓝忘机一个公主抱抱起魏无羡带着小苹果继续四处游玩,江澄冷哼一声穿上了蓝曦臣递过来的外袍。聂明玦追上金光瑶,两人并肩而行,聂明玦替金光瑶理了理散乱的墨发。蓝思追搂住金凌一阵好哄,金凌哼了一声跟着蓝思追走了,仙子跟在后面。最后只剩下聂怀桑一人欲哭无泪地站在原地,温宁歪头想了想把“追妻秘笈”塞在他怀里便消失不见。聂怀桑看着书名更伤心了:“可是我没有妻阿……”

最近挺火的梗。
玩sm吗?
默苍离把杏花君捆起来然后一遍遍的念道:“杏花。”或“杏。”
杏花君:“麦叫我杏花啊啊啊啊啊!”

玩sm吗?
吞佛童子把剑雪无名捆起来然后一遍遍的说道:“傻剑雪,吾骗你的。”
剑雪无名表示mmp

鬼使黑:“弟弟变成了元宵怎么办,我是吃掉还是吃掉还是吃掉呢?”

元宵节贺文(多cp)上

  正月十五,家家户户都要聚在一起吃元宵,喻在团圆。
  不巧的是,今个儿刘邦翻了好久也没有找着厨子留下来的元宵。张良从柜子里摸出一袋糯米面:“我以前在山上的时候,看过师妹做元宵,今年就让我来做元宵吧。”刘邦放在箱底好久的粉色蕾丝围裙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他翻了出来为张良系上。当然,当时刘邦买的时候想的是果体围裙play,不过子房大概会几天不理自己吧。刘邦想了想子房冷视着自己脸颊微红眉头紧皱:“刘季,与其整天想这些乱七八糟的,还不如滚去批奏折,很怀念脖子上多条链子的感觉吗?”就不免一阵傻笑。
  张良抬头望了望在一旁傻笑的刘邦道:“刘邦,快来帮忙。”刘邦醒过神来忙跑过去帮张良做元宵。
  被打发出去弄红灯笼的韩信一身狼狈提着两盏红灯笼回来了,元宵已经下锅,张良正打开刘邦在他腰间游离的不安分的手。一见气喘吁吁的韩信,刘邦不厚道的笑了:“哈哈,你又去庄周家偷鲲被李白打出来了?”张良看了眼灯笼:“这灯笼怎么这么眼熟?”韩信朝刘邦翻了个白眼:“我找了半天没找着灯笼,正巧碰到李白,我们就打起峡里挂着的灯笼的注意。李白他阴我!走的时候把我推进了野怪们的麻将桌上,暴君刚输了牌,我怀里又抱着顺来的红灯笼,平时我又总是打野,我被一群野怪群殴阿。”
  张良揭开锅盖,在一片白汽中滚圆的元宵翻滚着,他盛了一碗端到韩信面前安慰:“吃元宵吧。”便返回厨房盛元宵了。刘邦带着些醋味:“子房亲自做的哦,便宜你了第一个吃。”韩信拿勺子捞了一个元宵放进嘴里:“……这”张良正端着两碗元宵走了过来。刘邦带着一丝威胁的眼神死盯着韩信,不愧是多年好兄弟,韩信从刘邦眼神里秒懂了刘邦要说的话:“韩重言你敢说不好吃,我就把你上次去蜀地找赵云,结果进错了房间,看见诸葛亮在床上压着周瑜差点被烧光头发和被元气弹打爆的事说出去。”韩信端起碗朝嘴里视死如归的一倒,咕噜几声吞了进去:“啊啊啊太好吃了,子房你真棒……我去找子龙,再见啊啊!”
  出了门的韩信面目扭曲,他用力捶了下墙壁发泄痛苦。倒不是因为难吃,刚出锅实在是太烫了阿,喉咙管都在冒烟。
  张良放了一个元宵在口中慢慢咀嚼:“以前在山上师妹每年都会做元宵,师傅虽然平时严厉,但这个时候满脸都是幸福……”每当说起这些,张良的面部表情就会自然而然的柔和。张良望了望窗外:“也不知师傅和师妹现在如何。”刘邦搂住张良,揉了揉他的碎发:“你师傅现在每天钓鱼养活,快乐似神仙。你师妹天天和项羽腻歪着小日子不知道多美滋滋,她过年不是还带了礼物来看过你吗。”虽说虞姬美其名曰本命年要穿红,织了条大红色的毛衣给张良,上头还有只吐舌的柯基。
  韩信一蹦一跳的来到了蜀地,刘备开了门一脸心痛的看着他。自从韩信公开和赵云的关系后,刘备看到他就像被拐了傻儿子的辛酸老父亲。孙尚香正和大乔小乔聊天,她向刘备喊道:“刘玄德,水没有了啦,快给本小姐倒杯水来。”刘备笑眯眯的给孙尚香倒水去了:“好的,香香我来了~”韩信从这头看到那头:“子龙呢?”孙尚香吐了瓜子皮:“子龙昨天喝高了现在还在床上呢。”韩信下意识看了看头上:“他和谁一起喝的?”小乔枕在大乔腿上:“好像是和吕布呢,他昨天看到婵姐姐和露娜姐姐在一起秀恩爱,可能被刺激了吧,虽说是ex。”韩信怒道:“我就知道绿布不安好心!”韩信二话没说冲上楼找赵云了。
(未完)
下明天发吧emm里面涉及cp亮瑜,酒鱼,武芈,白嬴……
元宵节快乐♥

故乡的梅花开了呢

  鹅毛大雪落在华香居的屋檐上,门上挂着一排银铃,房前厚厚的一层积雪已经被扫开。引人注目的是房前那一株梅树,在一片白茫中绽放着不属于这个地方的艳美。梅香阵阵吸引着枕在甄姬腿上的王昭君。
  她颤抖着想要起身,甄姬忙拿过火炉旁的靠枕让她靠着:“你身子才刚好,就不要起来了吧。”王昭君吃力地嗅了嗅梅香:“躺了不知道几个月了,第一次觉得睡着是这么的难受。好香,我好似回到了我的故乡。”甄姬笑了笑:“怎么,你都忘记了?这就是你的故乡阿。”王昭君失落:“可惜,我什么也看不见。”甄姬抱紧王昭君:“会好的。”两人就这样依偎着。
  王昭君像听到了什么惊喜:“阿宓,我好像听到了溪水流淌的声音。”甄姬听罢沉默了片刻柔声:“是呀,仔细看桃花鱼的身影若隐若现,真是玲珑小巧呢。”王昭君安心了不少,又和甄姬随意拉了些家常:“阿宓,我想摸一摸梅花。”甄姬缓缓起身摘下一枝梅花,放在王昭君苍白的手心。她摸了摸梅花,握住了甄姬的手。两只手十指相扣,一只苍白无力一只纤细透骨。
  模糊中王昭君看见了甄姬担忧的面庞,她喃喃:“阿宓不要担心,我愿化作一尾银鱼在湖水中肆意潜行……”王昭君注视着甄姬,抚摸着手心的那枝梅花,闭上了双眼。
  甄姬颤抖着抱住王昭君,无声的啼泣,清泪落在雪地上结成冰珠。过了许久,甄姬拿过木梳为王昭君梳了梳蓝发,她用玉簪在胭脂盒里挑起一坨浅红细细地在王昭君惨白双唇上涂抹开来,添了红妆的王昭君显得有了一丝人样,重病在床多月显得她憔悴不堪。甄姬背着王昭君来到了冰湖,一路风霜相伴,甄姬裸露在外的双颊冻的通红发紫。她凿开一方厚厚地冰层,刚好容得下王昭君,她在王昭君唇上落下一吻,将王昭君放了进去。王昭君双手交叠握着一枝梅花沉入湖底……
  甄姬回到了华香居,那一树梅花竟已快凋零。“极北边塞之地,梅花果真开不长久阿……咳咳……咳”甄姬掏出白帕掩住口鼻便是一阵剧烈咳嗽,她压下喉底一阵腥甜血气,把染了点点滴滴红色的白帕随意抛下。终于还是走回了冰湖,那方寸之地眨眼间又结了一层冰霜,甄姬凿开冰霜,面朝冰湖闭眼一跃:“阿宓来寻你了,昭君……”
  ps:emm小虐怡情,糖和肉吃多了,解解腻也是不错的,这儿咩咩多多指教。(●'◡'●)ノ❤
  关于梅树与甄姬咳血问题:是这样的,极北边塞之地梅树是种不活的,这梅树是甄姬以生命为代价换来的。因为王昭君最大的愿望是回到故乡,可是因为身体原因她们回不去,所以甄姬骗了王昭君让她以为从极北边塞之地回到了故乡。

代购梗(短文)he

  韩信和赵云在一起好久了,两人表面上的兄弟,暗地里嗳味不清。该做的也都做过了,但那层薄薄的窗户纸就是没有捅破。
  一日,赵云向沙发上玩手机的韩信:“韩信,帮我代购样东西,手机借我用一下。”韩信递过手机:“哦,好。”赵云划拉扒了几下,把手机递还给韩信,坐在一旁抱着Q版韩信抱枕闭眼浅眠。
  韩信和赵云都是游戏主播,抱枕是粉丝送的,总共有两只,一只是Q版韩信一只就是Q版赵云。拿到抱枕后,韩信把Q版赵云拿到怀中,Q版韩信自然落到了赵云手中。韩信半开玩笑:“定情信物?”赵云表面嫌弃:“恶心不拉几,谁跟你定情了。”却紧紧地把它抱在怀中。
  韩信翻了翻某宝,却没看到赵云买的东西,正准备退出问赵云时,只见历史记录里一行字“我爱你”韩信抱住赵云,在他额上印下一吻:“好巧,我也是。”
  等到晚上,韩信在直播,他怼完水晶:“子龙,子龙~过来一下。”赵云从沙发上起来挑眉走过去。韩信一把搂住赵云的腰,把赵云强拉在自己腿上:“给大家介绍一下,赵云,我老婆。”他吻向赵云的唇瓣。
  一时间,弹幕上满是“woc,跳跳和云妹!”
  “哇啊啊啊啊,他们果然有基情!”
  “我两大男神居然在一起了,我爱他们。”
  “这是同居了吧wdm!!!”
  韩信默默关了直播,赵云满脸通红:“你干嘛阿!”
……“干/你”

监禁(警官信×囚犯云)
昂,抱歉啦,大家。弄的这么麻烦,不晓得为什么一直被吞唔,这次应该不会的吧……好慌